枭臣 第52章 嵊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人,不能轻易言弃啊。让末将带人上去打,不能将富阳夺回来,愿提人头来见大人!”一员左臂拿夹板裹住挂在脖子上的虬须武将涕泪纵横,跪在董原面前,苦谏要将富阳战事继续进行下去。在他身后,还黑压奢的有十数员将领一齐跪地求战。

这些将领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甚至有几人断臂残肢,脸上神色坚毅,没有畏战之意。

富阳战事进行到这一步,新募兵卒在残酷的镇压下,还不断有逃亡的现象发生,董原身边的武将却是越战越勇,许多人的部众都彻底打残了,也不肯撤走。

董原以江宁兵部右侍郎衔兼领浙北制置使,是江东有数的权势人物之一。此时的他在甲衣外披着紫衣蟒袍,坐在楠木公案前面沉如水,剑眉下的眸子黑沉沉的,仿佛深潭寒泉,面对诸将慷慨激昂的请战,只是一声不吭。

陈明辙看了唏嘘不己。

董原率部攻陷上燕坞的时机太晚,在打通支援富阳的通道时,富阳守军伤亡过半,仅北城门未失。

在过去五九天时间里,在狭小的富阳北城区域,董原先后投入不下两万人马的兵力,仅昭武校尉以上的武将,就战死九人,犹不能使控制区域增加一尺一寸。

奢飞熊也是当世有数的名将,不是蠢蛋,他很明显是有意利用有利于己的地形以及兵力上的优势,将富阳城作为绞杀浙北制置使司生力军的屠杀场。

董原此时在上燕坞及附近防寨,还有一万五千兵马能调,但是将这些兵马拼残,不要说夺回富阳了,连守杭城、嘉兴的兵力都会严重不足。而且时间拖得越久,奢飞熊从西线调来的精兵强将越多,浙北形势也将越加不利。

陈明辙相信:换了林缚率淮东军过来,富阳战事也不会有比眼下更高的结果。

单就以治军、领兵打仗的能力而论,董原也许不会比林缚稍差;林缚崇观八年乡试中举,董原其时已是维扬知府,甚至林缚就在董原的治境里遇到海盗劫杀。

过去五年时间,董原从维扬知府升任江宁兵部右侍郎兼领浙北制置使,崛起的速度不慢,但相比较林缚在淮东创造的奇迹,却差得太远——董原差林缚到底差在哪里?陈明辙心里暗暗思量这个问题。

“我意已决,”董原缓缓开腔,声调悲凉沉壮,道,“既然已经有了撤守的念头,再硬着头皮打下去,军心也会受到动摇。再说,以后不是没有夺回富阳的机会。督帅在东闽时,就与我等说过,虎狼之师不仅要善于打胜仗,也要善于打败仗——我输得起,尔等就输不起吗?”

堂下诸将皆虎狼之士,董原一席话却是让他们中许多人虎目含泪。

董原这时候看向代表淮东军来联络的指挥参军陈恩泽,说道:“富阳一战,浙闽军打了这一步,已经是尽力了,接下来还要看你家林制置使运筹帷幄了……”这句话里饱含着说不出口的苦涩与嘲讽。

“恩泽即刻回去禀知我家大人!”陈恩泽抱拳说道。

董原挥了挥手,接下来与诸将商议撤退事谊,要防备给奢飞熊抄了后路。

浙北军从富阳战场撤出,奢飞熊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登上富阳城北城门楼子,星月下,城头厚厚一层血肉已经凝成紫黑色,血腥气比他以往所经历的任何一处战场都要浓烈,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那些给驱赶来收拾战场的县民,神情麻木,也没有什么反抗之心。

北城外,浙北军的殿后兵马正有序撤走,奢飞熊也放弃派兵追击的念头,只等董原自己撤出上燕坞,再派兵进占,届时就算董原在东面还派兵驻防,他也能打通北进临水的通道。

奢飞熊投入攻打富阳的精锐,无论是兵员素质还是兵甲武备,都要超过浙北军许多,但始终担心淮东军会从东面抄后路,将卒战志反而不如浙北军坚定。

这一战,对浙闽军也很不轻松。

持续几日的血战,将浙北军差不多近三万人数的兵马打残,此战过后,董原手里的兵力不会超过两万,但浙闽军的伤亡也超过万人,而且多为十年东闽战事生存下来的八闽精锐。

这么狭小的战场,这么短的时间里,填进去这么多的人命,也是罕见。

只要处于扩张期,伤亡再重,兵力也会很快弥补上来,但失去明州府、闽东过来的海路给彻底斩断,仅从仙霞岭与闽北联系,会稽以西还能维持多少兵备?西线要撑开更大的空间,才能弥补失去明州府的损失。

“都督,再不派兵救嵊州就来不及了!”浙东都督府长史田常步履踉跄的爬上城楼,拖着哭腔请奢飞熊出兵救嵊州!

两浙战事,田常叛投,陷两浙郡兵于大溃败亡,嵊州田氏随后也选择举族归附奢家,获益甚多。不仅在嵊州趁机大肆侵占田地,田常出知明州府,田氏也趁势向外县扩展,崛起为明州府首屈一指的豪族。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田氏风光还没有三年时间,明州府就给淮东军偷袭而陷落大半——这样的结果,谁愿意面对?

慈溪、上虞、余姚等县相继失陷后,曹娥江又给淮东水营战船控制,明州府城虽然还没有失陷,但是处于淮东军控制区域的包围之中,仓促间无法派兵越过曹娥江去接援明州府城。

但是位于明州府西南角的嵊州还没有失陷,还是固守待援,二公子奢飞虎正从浙南率部驰援,接近嵊州外围,从会稽、诸暨进入嵊州的通道也还控制他们手里,还有足够的时间直接从外围接近救援嵊州。

嵊州要是失陷,除了随田常在军中效力的几名田氏子弟,田氏就要亡族了。

不仅淮东,便是江宁也不会有几个人会愿意放过清洗田氏的机会。

虽说他们可以从诸暨支看书就来W整理援嵊州,但淮东军打下上虞之后,从上虞走曹娥江干流剡溪江水道进入嵊州更为便捷。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步步凶险,一步走失,就可能会万劫不复,容不得奢飞熊仓促决断。

面对田常的哀求,奢飞熊也不会完全无动于衷,即使最后只是守会稽,他也要往东线再增添兵马,他说道:“眼下的情形,只能先封锁萧山以东的钱江水道固防,我会再派余文山率一万精锐增援会稽,你也去会稽协助苏庭瞻。老二过来后,要是他愿意,东线就会交给他主持。晋安方面,多半也会这么安排……”

作为浙闽负责整个北线战局的统帅,奢飞熊必需要站在整个战局考虑割弃明州府的情况下,要如何调兵遣将,扳回浙闽军的劣势。

他们在北线面临的可不仅仅是淮东军,海虞军上来了,孟义山率宁海军旧部也上来了;岳冷秋将长淮军万余兵马也调到宁国一线,想要夺回独松关。

淮东军二十四日晨时奔袭明州,但他们在富阳给董原的浙北军死死的拖了三天时间,先机已失——在淮东军很可能再动员两三万兵马渡海进入明州府的情况下,奢飞熊仓促率部进入明州府进行会战,显然是不理智的。

富阳一战,伤亡逾万,奢飞熊再让田常、余文山率一万精锐进入会稽支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当然了,飞虎能从浙南调五千精锐过来,虽说不可能将淮东军从浙东逐走,但要稳定浙东的局势,还是勉强能做到。

不管怎么说,嵊州都不能轻易放弃——从嵊州往北沿剡溪江、曹娥江而下,能威胁上虞,往东北有谷道直接通到明州府腹地鄞县,也能威胁东面的宁海、象山等地,只要能守住嵊州,淮东还远远谈不上将明州府占了过去。

但是奢飞熊不能将筹码都押在嵊州,他们能看到嵊州的关键之处,淮东没有道理看不出来。

就像他们利用富阳来绞杀浙北军一样,淮东军难道就没有围点打援、利用嵊州来绞杀从浙南、会稽过去的援军的心思?

想到这里,奢飞熊心情沉重,但将声调压了下来,只让田常一人能够听见,说道:“当前的情势,你也清楚,要是田氏能从嵊州突围,还是以突围出来,不要将希望完全放在救援上……”

田常听到这话,心头一片冰凉。

在淮东奔袭浙东之前,嵊州处于浙东内线,守军才五百余甲卒。

也正因为嵊州处于浙东内线,周同率崇城步营主力翻越四明山南麓岳岭进入嵊州境内,已经是二十五日午后,失去奔袭的突然性——嵊州守军差不多有两天时间调整防守城池的部署。

田氏在嵊州的宗族势力格外根深蒂固,在两天时间里,几乎动员了近两千人的宗族兵参与守城。

两浙郡兵覆灭,田常起到举足轻重的地步,田氏归附奢家后,也是浙东受益最大的豪族,那些两浙郡司的旧臣故将以及江宁及朝廷,都不可能在战后轻易放过田氏——田氏也清楚知道这点。

嵊州在南面能给浙南接援、西面给诸暨、会稽接援的情况,田氏断然不会轻易放弃抵抗——周同率崇城步营主力从二十五日午后进入嵊州境内,即对嵊州发动攻势,攻城持续了一天一夜,在缺乏大型攻城器械的情况下,伤亡惨重,也未能动摇嵊州分毫。

在奢飞虎率部从南面接近嵊州的情况下,周同不得已改攻城为围城,在嵊州城西南、澄潭江与曹娥江干流的剡溪江汊口抢占村寨、修筑简易防垒,做好围城打援准备,同时也等待后续兵力从上虞调上来……

奢飞虎的浙南援军斥候已经进入天台山南麓山地,不过周同在嵊州城外,已经清理出往北去上虞的通道。不仅伤员能通过曹娥江干流剡溪江水道送下去,物资、给养以及援军,也能从上虞通过剡溪江水道运进来。

在漆布所搭设的军帐里,孙壮夜里睡不踏实。

身上伤口又凉又痛又麻,也不晓得军医营给他敷的是什么药物。以他的伤势,本应该撤下去疗养,但只要人没有趴下去爬不起来,孙壮死活也不愿意下去。

帐篷帘子给人从外面掀开来,营火的光亮透进来,孙壮欠着身子,看见陈渍那张黑脸探进来,问道:“你这时候跑过来浪个毛?明天的仗要怎么打,你们这些官老爷商议出什么道道来?”

“杆爷骂我呢?”陈渍一屁股坐在军帐帘子口,嘿然一笑,说道,“你积下军功,很快我就又可以跟着你混了!”

“屁,”孙壮粗鲁的啐了一口,说道,“淮东的将官,我可做不来。东海狐既然饶了我一命,我战死沙场,便算还了他的情!你做你的封侯拜将大梦去吧,不要扯上我!”

“奢飞虎可能率部从天台山南面绕到东阳跟奢家从诸暨调上来的兵马汇合,明天怕是没仗可打,”陈渍将话题转到战事上来,眼睛看着外面的营火,说道,“真正要打起来,很可能就是一场狠战。在富阳,奢飞熊与董原往巴掌大的地方里,差不多已经填进去两万条人命,也不晓得何时能停下来。”却不晓得富阳血战已经暂时息了下去。

“东海狐终究是东海狐,就没有看到有他吃亏的时候,”孙壮抱臂枕着后脑勺,望着黑漆漆的军帐顶,他还是习惯在陈渍拿东海狐称唤林缚,说道,“这边总归要打一场恶战,这次才能让奢家绝了夺回明州府的心思!关键是上虞那边要防备会稽的兵马,这边能投入多少兵力?”

淮东军虽说精锐,但奈何陆上战力太少。长山营、崇城步营加上战力不怎么够看、只用来做预备兵力的海陵府军,也就两万人出头一些。

两万精锐攻守一城一地绰绰有余,但战事发展到现在,要同时防守数城、攻打数城、包围、分割数城,淮东军在陆上的战力就捉襟见肘了。

崇城步营承担前期的夺寨攻坚,前期攻打嵊州城不利也吃了不小的亏,伤员运出去后,这边就剩不到四千战卒。这些兵力要将嵊州城死死围住都困难,更不要说围城打援了。

敖沧海所率的长山营兵力最足,战前足足编有二十营、一万两千余战卒,但过去三四天时间里,连克慈溪、余姚、上虞三城及七八座防寨,数战皆克,皆大捷,但积累的伤亡也将近两千人。

海陵府军前期主要在老塘山港防备奢家在昌国岛的兵马,没有怎么打硬仗,几乎没有什么伤亡,也就三千兵力。

也幸亏富阳血战让董原的浙北军顶在前面,不然即便淮东军能承受逾万人的伤亡,短时间内也将失去持续作战的能力。

这时候,除了嵊州外,明州府城还有近两千奢家残部固守不降,在昌国、岱山诸岛,更有近四千奢家残部不肯投降——昌国诸岛固然可以拿水营战船先隔绝在外面,但包围明州府的兵力不能少——这时候从明州府到底能抽调多少援兵到嵊州来,还真难说。

陈渍也不关心军事潜力这种战略性的问题,给孙壮一问,也觉得形势不是想象中那么乐观,只说道:“会有援军上来,具体多少就不晓得了——多来多的打法,少来少的打法。”

这会儿有小校走过来找陈渍:“陈校尉,你怎么躲这边?周帅要你过去!”

“什么事情?”陈渍问道。

小校看了孙壮一眼,有些迟疑,没有吭声。

陈渍不乐意了,伸脚要踹,骂道:“吱唔个屁,这是我大哥,有什么事情不能说?”

“陈渍,该守的规矩怎么能废,你怎么做营将的?”从阴影里冒出个声音,冷不丁的训斥陈渍。

听是张苟的声音,陈渍探头看去,诧异的问道:“我说多大的事情,原来是你找我!你人不是在淮泗吗?”

“喊你去大帐呢,快起来,”张苟说道,又欠着身子抬手将帘门掀起来,看躺在里面的孙壮,说道,“杆爷的伤势不要紧?”

孙壮欠着身子坐起来,扯到伤口直吸气,嘴里却道:“屁大的伤,要紧个屁。听说朝廷在淮泗又玩招安那一套,大小姐没有上当吧?”

“刘庭州是招抚使,陈渍的便宜丈人李卫是招抚副使,”张苟说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不能跟你说。”

“……”孙壮瞪了张苟一眼,翻身背过去,不愿再理会他。

张苟笑了笑,他晓得孙壮便是这脾气,他蹲下来说道:“有些事情,照规矩是要营将以上武官才能知道的,陈渍嘴巴大,我也不能跟他说。要是从他嘴里漏出去,反而是害了他……”

“你小子有脸来寒碜我是不?”孙壮翻身坐起来,气鼓鼓的说道,“我需要陈渍来跟我通风报信?你也想想你的出身,我待你如何?当年安帅跟大小姐可没有亏欠你什么。”

“我既然入了淮东军,就得守着淮东军的规矩。”张苟板着脸说道。

“合辄你是指挥参军,我是丁卒一个,我得站起来跟你行礼是不?”孙壮怒问道,张苟的态度令他越发气恼,“淮东军的营将,都要用金子打的不成,你做得、陈渍做得,你欺我一定没本事做?”

“指不定杆爷心里还不乐意去做,”张苟不动声色的说道,“淮东军可值得杆爷将性命都押上来?”

“呸,丁卒的性命不值钱,当个破营将,性命就值钱了?人死鸟朝天,贱命一条而已,”孙壮啐了一口,瞪着张苟说道,“你说这些破话,有什么意思?”

“杆爷今日是丁卒,吃兵粮拿刀杀敌,天经地义;杆爷要是营将,他日就要为淮东军杀一城,”张苟说道,“杆爷觉得也是一样?”

“张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冲?”陈渍怕他们再吵下来会撕破脸打起来,对张苟今日的话也觉得奇怪,埋怨道。

“杀一人是为活口,杆爷往日在云梯关一屠三千口,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时候又一个声音从阴影里传来,陈渍抬头看去,却是林缚在周同的陪同下,往这边走来。

陈渍一愣,林缚亲自到嵊州来督战,他都半点消息都不晓得,这时他才晓得,刚才有些话是张苟替林缚问杆爷的。G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枭臣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