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出棺 麻烦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谢半鬼走到挂在凤瑶左边倦鸟归林图前面,指着画上的题诗小声念道:“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哎呀!”谢半鬼惊讶道:“这诗明明说的就是王大人和凤瑶夫人啊!”

“胡说八道!”韩阳怒斥道:“这首哪里跟恩师有关系……”

“你得看深意!”谢半鬼露出一副看不起人的表情:“远看山有色,说的就是二夫人,远看近看都是国色天香。”

凤瑶被人当面夸奖自然心花怒放,抿着嘴偷偷一笑。可是谢半鬼后面的话就不对味了:“近听水无声说的就是王大人。你得明白,男人撒尿这事情,年轻时是顶风穿三丈,上了岁数,顺风也未必能浇半尺,不是近听水无声又是啥!”

谢半鬼摇头晃脑道:“至于说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就更好解释了,鸟都惊不起来了,就是来一营的人有个屁用。”

“哈哈哈哈……”锦衣坐探顿时笑翻了一片,把桌子敲得震天响:“要得,要得,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高胖子更是促狭:“‘人来鸟不惊’不怕,怕的是‘鸟宿池边树,僧(生)推月下门’啊!”

陈二狗故意道:“我怎么觉着是‘僧敲月下门’呢?”

高胖子扯着脖子道:“这你就外行不是,一看就没干过半夜偷人家媳妇的事儿,你丫的偷情,还提着锣喊两声不成?肯定是推门进去。”

“你你……”王博古气得直翻白眼。

韩阳厉声喝道:“你污言秽语,污蔑本官恩师。简直就是有辱斯文,马上给我跪下磕头赔罪,要不然……”

“咋!”谢半鬼脖子一梗道:“你家老师自己都说自己不行,还怨得着我啦?”

王博古被谢半鬼气得昏了头,竟然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老夫何时说过这种话?你今天不给我说明白,老夫定要找你上官治你的罪。”

谢半鬼一指客厅墙上的字道:“这诗是你写的吧?‘自作新词韵最娇,凤瑶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

王博古怒道:“是又如何?”

“那就对了!”谢半鬼拍着巴掌道:“要是我没弄错,二夫人是你朋友在杭州送给你的吧?”

“是又怎样?”

“那就更对啦!咳咳……”谢半鬼清清嗓子道:“这诗说的是,你跟凤瑶刚一上船,就把凤瑶给办啦!办完之后,回头一看,呀呵,船过了十四座桥了。要是你在长江上过十四桥,我佩服你,杭州那地方可是三五步就一座桥……,啧啧……就按五步算,四五二十,一五得五,你也就弄了七十步就完事儿啦,坐船走七十步还不是一出溜的事儿?”

高胖子慢悠悠的又加了一句:“从杭州往回来走得是顺水……”

“胡说八道!”陈二狗也来了精神:“我怎么觉得,那是七十多步还没站起来呢?”

“哈哈哈哈……”锦衣坐探放肆的大笑差点掀了房盖。

凤瑶捂着脸哭着跑了,王博古被气得两眼一翻当场昏死过去,大厅里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谢半鬼拉起高胖子溜之乎也,两人还没跑回镇抚司就被锦衣坐探追上,硬拉着喝了顿酒。直到第二天才知道王博古被气中风了。

王家人一状告到镇抚司还不解气,直接把官司打到了御前,似乎清流也有借机狠整锦衣卫一下的意思。

高胖子听闻吓得嘴巴半天没合上:“这回玩大了。”

谢半鬼无所谓道:“能怎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鬼出棺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